当前位置:金沙网址 >> 读书 >> 正文
冬之恋
榆林新闻网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2018-02-13 09:55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
【字体: 打印本页

冬天悄无声息,只是山川树木更加萧瑟,山上的景色更加枯败,树枝上也只挂着零星的枯叶,在寒风中孤独地偶尔摇摆几下,仿佛随时都会飘落下来。天地间的色调也变得灰暗,没有了夏日的明快和秋日的晴爽,连天空的太阳也变为橙黄色的了。

小时候住在外婆家时,每到秋天树叶变黄凋落在地上的时候,我就和小伙伴们去路边扫树叶,早早就开始为家里养的羊儿、兔子过冬准备食物。那时候,一到下午放学,饭也不吃,就和小伙伴们拉上架子车,带上大扫帚和麻袋,去村庄后川国道两旁的树下扫树叶。扫起一堆一堆如小山的树叶,便填在麻袋里扎好口子,一包包装在架子车上,经常是天快黑了,才拉回去在空窑里摞起来。冬天到来的时候,没有了绿草绿叶,秋天的落叶就成了羊儿、兔子的食物。

大人们则在冬天来临之前,大约在霜降后,就忙着腌酸菜为过冬做准备。在那个困难年代,冬天的蔬菜除了土豆,几乎只有大白菜。于是,每家每户就把大白菜腌成酸菜,且要吃上整整一个冬天。先将一棵棵大白菜切掉菜根,放入大锅的沸水中焯一下,然后把焯好的大白菜拧卷成麻花状放入一口口瓮中,放一层撒一层盐,如此反复,直到快放满时,上面压上一块圆滑些的石头,在瓮口盖上圆石盖,过段时间菜就腌好了。吃的时候用筷子捞出一棵,清洗掉菜上的白沫后,就可以切碎炒入锅中。那时候腌酸菜是一件大事,记得学校每年到这个时候都要放三天腌菜假,那几天里,家家户户满院子热气腾腾的,一家人忙里忙外地腌酸菜,小孩们则高兴地跑出跑进,只是觉得热闹。家里人多的要腌好几瓮甚至十来瓮菜,很是累人。常常一进庄户人家,首先看见的便是墙根下一排整齐的瓮。

从立冬起,天气便一天天冷了起来,它在告诉人们,寒冷的冬天真的来了。感觉那时的冬天要比现在冷得多,最冷的时候气温常常在零下二十好几度。出门往院子里泼一盆洗脸水,泼下时还冒着热气,泼在地上瞬间就成了一层薄薄的冰。曾有小伙伴不知为什么,好奇地去舔学校教室门上的锁,结果舌头被锁粘住了,疼得嗷嗷直叫,老师后来说那是舌头冻在锁上了,吓得小伙伴们谁都不敢再试了。

印象深刻的是严冬的清晨,正是天寒地冻之时,早操时天还是黑的,集合时站在操场上,小伙伴们冷得牙齿上下不停地磕绊着,浑身冻得直打哆嗦。待遇最优厚的是班上每天在教室里留的一名值日生,专门负责给教室里的炉子生火。下操后,大家飞奔教室,争先围住火炉,一个个冻得嘴唇发紫,哈着热气,搓手跺脚地烤火取暖。此时炉火正旺,连炉筒都烧得通红,打开炉盖,炉中煤块火焰蹿腾,火光映红了一张张稚嫩的脸。这是上小学初中时,冬日里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刻。

小雪一到,大河便进入凌汛。小时候就听老人讲“小雪流凌定流凌”,果真如此。凌块先是小的,随后渐渐变大,密密麻麻地在宽阔的河面上漂流着、碰撞着,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变幻的点点光亮。河的两岸结上了厚实的冰层,有的足有好几尺厚,我们在冰面上打擦擦,甚至冒着掉进冰河里的危险,坐上冰车用力滑冰,追逐喊闹,相互挤碰,经常玩得天昏地黑,忘乎一切。

这个时候,路边悬崖上岩石中流出的汩汩泉水也被冻成冰挂,瀑布般地纷披下来,气势甚为壮观。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一排排冰挂在寒冬时节悬垂在山崖上,格外耀眼,不由得惹人注目。它们是晶莹的,更是剔透的,时常引得路人驻足神往,更让小伙伴们忍不住争相爬上去折上一大截,像吃冰棍一样吸上一口,哇——好一个透心凉!虽然冻得手都拿不住,有时冰水顺着手腕流进袖筒,寒风一吹,冰得要命,却也不在乎,仍旧喜好无比,咂巴着嘴,如同美味般品尝其中味道。

冬至过后,大河便冻得严严实实,连山涧的小溪也冻住了,隐约能看见冰层下的冰纹,硬实的冰面上人都可以走过去。一场大雪如约而降,天空中如鹅毛大的雪花飞飞扬扬飘洒下来,冬天便成为一片白色的世界。山是白的,树是白的,川地里,河两岸都是白的;天是苍茫的,地是苍茫的,分不清天际,看不见地线。苍天大地浑为一体,白茫茫的宛如仙境,天上人间。此刻执杖而行,迎着漫天飘舞的雪花登高远眺,站在山巅之上,吸一嘴雪花,呵一口白气,遥望天地之间,俯瞰冰雪河流,只觉世间万籁俱寂,唯见群山连绵莽莽然一望无边。这样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北国风光,才能体会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高远意境,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灵与躯体的极致享受,更是怎样的一种磅礴与雄浑的博大广阔!

进入腊月,天气依旧寒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地面被冻得硬邦邦地发白,踩上去脚底都是冰冷的,浅白色的晨霜附着在田埂上、田地里,有农谚云:“腊七腊八,冻死哈巴。”这并不足奇,人们也并不畏惧,显然已经适应了冬的冷酷。辛劳了一年的农民,也正在农闲时节,并不慌不忙地开始准备过年,准备着过年吃的用的东西。这期间,所有的人心里都有期盼,尤其是小孩子,期盼着过年穿新衣服、放鞭炮。大人们则期盼着能再下一场瑞雪,有个好兆头,也好来年风调雨顺,能有个好收成。

冬日,暖阳,田野旁。不远处农舍屋顶的烟囱里,升起一缕袅袅炊烟。走进农家院落,只见院子里种的几棵玉兰树上,在树叶还没长出之前,树枝上已经生了萌芽,结出一个个毛茸茸的小花蕾。屋后映衬着略显荒芜的山上,成片的树木也在冬天里暗暗萌生。院里,女主人端着一盆热气腾升的鸡食,倒在鸡舍前的食槽里,好几只鸡便咯咯叫着飞快地挤过来,边刨边争抢着啄食。在冬之尽头,农家人就这样惬意地生活着,也在盼望着春的消息。

冬天是寂静的,仿佛世间万物都在沉睡。然而,冬天并没有昏睡。隆冬时节,万木枯萎,但并非所有的树木都褪去了颜色。在那高高的山岗上,一棵棵苍翠的松树高大茂盛,坚毅不拔,即便在山石缝隙中,它们也能顽强地生长,直入云际,傲视苍穹。再有那遍布南国和北方一些地方的竹子,挺拔修长,四季青翠,它们不畏逆境,宁折不屈,形成了我们民族的禀赋与品格。还有那山涧的小溪边,高高的峭壁上,一朵朵粉红的梅花凌寒盛开,迎雪吐艳,枝干形若游龙,遒劲倔强,俨然天成一幅水墨大写意,给了冬天以无限的生机。岁寒三友之松竹梅,它们不惧严寒,或刚毅坚韧,或高风亮节,或傲霜立雪,在严酷的冬天绽放出高洁的品质与光芒,展示出强大而旺盛的生命力。

冬天不会沉寂,在人们的不经意中,甚至是忘记它的时候,它却在悄悄地积蓄着、酝酿着春天薄发的力量。冬天依然美丽,走进冰雪天地,洁净无比,世界一片宁静,万山银装素裹。冬天就这样默默地奉献着,甘愿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和所有,期待着早春的一声惊雷,期待着大地释放出生命的异彩与光辉。


上一篇:蒸出的日月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