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网址 >> 文体 >> 正文
秋色缱绻纳兰词
榆林新闻网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2018-08-10 09:47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梁惠娣
【字体: 打印本页

  秋风渐凉,一抹秋阳洒南窗。我喜欢坐在窗前,泡一杯清茶,手翻长卷,闲读纳兰词,情思缱绻里,让人感觉秋色更深更浓了。

  纳兰性德是清朝的著名词人,原名成德,字容若。他一生淡泊名利、爱交友、好读书、擅长于词。他的词清新婉丽,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他一生写下许多不朽的词作,他的词作中,有很多写秋、感秋、怀秋、悲秋的词,读来令人神思渺渺中又感到淡淡的忧伤。

  少年时的纳兰容若有过一段美丽而难忘的初恋。他与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互生朦胧的爱慕,只是不久后,表妹因选秀进了深似海的皇宫。从此,一堵高墙,将他们分隔成天涯。在一个深秋时节,因为对她的狂热思念,使他作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混进宫里。那一年适逢国丧,皇宫里大办道场,他买通了一个喇嘛,换上了一身僧装,混进了入宫操办法事的队伍。在那几千人的队伍中,他大海捞针一般地寻找着表妹的身影。猛然间,他隐隐看见隔着几道回廊的某个女子,像是表妹。她也在人群之中发现了容若。想要开口低唤,又怕被人听见。想要一诉离愁,却只能拔下玉钗在回阑轻叩。就这样,千言万语,只化作颊上红潮、钗头脆响、眉眼无声。这便是他们最后的相见、最后的别离。这一场纠结在梦幻与现实之间的重逢在多年之后被容若写进了一首词牌为《减字木兰花》的词里: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告别苦涩而戛然而止的初恋,容若二十岁时,娶妻卢氏。婚后的他们情深缱绻,你侬我侬。只是,他们的爱情像蝉,沉睡了十七年的蝉,只能喧哗一个夏天。卢氏二十一岁的时候,因为难产而永远离开了容若的世界。从此,他的词里更蘸满了对亡妻的刻骨思念。多年之后的一个秋天,容若独自伫立夕阳下,看到窗外萧萧黄叶被西风吹散,禁不住往事追忆茫茫,想起了他与妻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醉酒而春睡不起,赌书而对笑喷茶……那些平凡夫妻的快乐,回忆起来才觉得是那么的爱入肌骨、那么的痛彻心扉。想起来,分明那只是些寻常日子和寻常琐事而已。于是,他写了那首《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读来令人动容。

  纳兰性德的词作现存300多首,在他众多感秋的词作中多有伤秋的情怀,鲜见融入秋景恬静快乐之作,而《渔父》恰是这样的一首词。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的这首词。“收却纶竿落照红,秋风宁为翦芙蓉。人淡淡,水蒙蒙,吹入芦花短笛中。”在夕阳西斜、晚霞烂漫时分,渔人悠然收杆,飒飒秋风阵阵吹拂,只为了能轻轻地摆动水中那一簇簇绝美的荷花。淡淡的人影,蒙蒙的流水,从芦花荡中传来悠悠的短笛声,一切是那么恬淡从容。容若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恬淡的水墨风俗画。他在写这首词的时候,也许心里有诉不尽的思念和忧愁,也许他触景生情感叹身世浮沉、繁华虚无,也许他什么都没有想,而只是沉溺在了那悠然静美的秋景中,仅此而已。

  在这个渐行渐近的秋天,我在纳兰容若的旖旎文字中,去感受苍茫的秋色与清浅的忧伤。因为有他,因为他词里秋色漫漶,我在这个秋天,寂寞端然。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8558961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