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网址 >> 社会 >> 社会推荐 >> 正文
在神东大地唱响绿色欢歌
榆林新闻网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2018-08-10 11:19 来源:榆林新闻网 作者:朱萌 刘海平
【字体: 打印本页

  乌兰木伦河,穿行于神东矿区腹地,在它的身后,是巍峨的黄土高原,是高低起伏的山地丘陵。神东矿区植被覆盖率从建设初期的3%—11%达到65%以上,解决了裂缝、错台、滑坡等地质环境问题,年减少入河泥沙约566万吨。

  过去30多年,黄土高原和神东矿区共同见证了一场让大地披上绿衣的生态巨变,30年后的我们,可以站在神东大地看绿水青山。
  曾经,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每当外地春暖花开时,在这“风吹沙飞无鸟影”的矿区,闲时都没个去处。
  “小的时候,跟随父母,‘窝’在这个毫无生机的黄土沟里,心里堵得慌。”回忆起小时候的矿区印象,环保管理处的刘薇说,“那时候听大人念叨,‘矿区好,矿区山上不长草’。”在她的记忆中,矿区一刮风就是一嘴沙,一下雨就是一身泥。当年,刘薇只有10岁。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让矿区变绿,是刘薇年少时的梦想。
  神东矿区位于我国历史上以环境恶劣、生态脆弱著称的第五大沙漠毛乌素沙漠南缘与黄土高原北缘的过渡地带,被列为国家黄河流域水土流失重点监督区。在矿区工作生活了10年以上的员工,对神东矿区环境的变化都有着真切的体会。
  1990年就来到矿区工作的环保管理处水土保持监测站站长刘军告诉记者:“那时候这个地方整个是黄沙。办公室面朝北,春秋刮风,一年四季窗户都不能开。即便如此,家里也都是刮进来的沙子,饭里都有沙子。沙尘暴来了,甚至能把街上临时搭建的铁皮房都掀起来。”
  说起20年前的风,记者和刘军有着共同深刻的记忆。1995年,随着父母工作调动,我也来到矿区。记得每年的春天,呆在屋里听风,似乎是最明智的选择。站在十几层高的楼里,望着窗外,大风像是一位皱着眉头的彪形大汉,脾气火爆,干脆利落,空气里弥漫着沙尘,呼吸艰涩不已。风渐大,浮云遮蔽了太阳,天昏地暗。沙砾借力于风势,张牙舞爪地扑向窗玻璃,啪啪作响。狂风像个穷凶极恶的魔鬼,搅得天地一片混沌,楼下的树木更是左右摇摆,枝折骨断。
  “当时主要想的是先把沙治住。要固定住沙,就需要种上植物。”刘军说。
  1998年,神东在大面积防风固沙的基础上,开始组织广大党员群众开展植树造林活动,全力推进沉陷区恢复治理以及矿区绿色生态建设。
  小时候的刘薇跟随父母上山植过树。刘薇说:“我记得比较清楚,那时候挖个坑挺辛苦,都是软沙,一铁锨下去,挖出一锨又流进去半锨。大半天时间也挖不了几个。种一天树回来,身上、脸上、耳朵里、鼻子里、头发上全是沙土。”
  辛苦劳碌下,人人都盼着树苗成活。但是对于地表沉降、干旱、贫瘠的土地来说,种植一棵树、成活一棵草,都要付出高于平常的百倍汗水和不懈努力。起初常常是播种一片草,第二天就被黄沙掩埋,种下一棵树,一场风连根拔起吹走了。
  开发建设初期,神东矿区的平均植被覆盖率仅为3%—11%。沙子管不住,环境治不好,咋能留得住人?没有人,煤炭开采、矿区建设从何谈起?基于这样考虑,神东在开发建设过程中不断探索,采取了多种综合措施,最终找到“采前防治、采中控治、采后修复”和“外围防护圈、周边常绿圈、中心美化圈”的“三期三圈”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模式,并利用各种手段与资源,矢志不渝改善生态,用30年创造了一个绿色神东。
  “平时天可蓝,是我们的‘神东蓝’。”
  “下点雨,整个矿区都绿油油,特美。”谈到如今矿区的环境,生活在这里的人,有着难以言表的自豪。在他们的心中,“最美矿区”的称号丝毫不为过。
  退休的老赵每天都会推着孙子在乌兰木伦河畔遛弯儿。夏日的傍晚,绿色是这里的主基调,一簇簇的花红又衬出了不一样的层次,脚下的小路弯弯绕绕,树荫婆娑,眼前河面宽阔且波光粼粼,一阵风吹过,老赵心情愉悦,倍感舒爽。
  老赵是山西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20年。他说,自己眼看着门前的树一点点长高,眼前的山一寸寸变绿,不知不觉,这里已经变得不一样。
  下过雨的时候,老赵喜欢和老伴一起上山。“山上空气好,走走舒服,顺便捡些地皮菜,包了包子给孙子吃!”老赵看着孙子笑呵呵地说。
  老赵常去的大柳塔东山上有一个大柳塔煤矿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是神东水土保持与植被恢复的一个绿色样板。示范园位于大柳塔煤矿采煤沉陷区,从2006年开始建设,建设初期以沉陷区治理为主。
  为了治住这片沙,人们曾种过沙柳,用飞机播撒过沙蒿种子。最终选择了与水利部沙棘开发管理中心合作种植沙棘。沙棘不仅抗旱能力比较强,适合在沙地生长,相比于沙柳,还有着更好的经济效益,沙棘果可以做果汁,叶子可以做茶叶。
  刚种下去的沙棘,从外面看只有10厘米左右高,其在地下的根却能有30厘米至40厘米长。“沙棘一年能长30厘米左右,2006年种下的第一批树苗如今已经长到五六米高了。”在大柳塔煤矿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刘军指着不远处的沙棘丛告诉记者。
  沙棘逐渐形成规模后,神东就将其作为一个生态经济林示范基地来建设。后来,神东又在示范园种了文冠果、长柄扁桃。
  2008年起,神东与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合作开展微生物复垦关键技术研究与试验,并成功总结出规律。通过从当地土壤中筛选出适宜的丛枝菌根真菌,培养后接种于植物根系,扩大植物根系对土壤水分和养分吸收,成功解决了塌陷区生态治理中土地贫瘠、干旱缺水和塌陷伤根难题,植物成活率和植株生长量大幅度提高。
  植树造林十多年后,樟子松昂首挺立,沙柳、柠条、文冠果、欧李与遍地的野草一起,为矿区土地编织起一片无限扩展的绿毯,绿了山坡,绿了田野。星星点点的小树苗也在矿区扎根发芽、积繁成林。
  2015年,时任陕西省水利厅党组成员、省水保局局长张秦岭曾来调研陕西省煤油气水土保持补偿费项目。去往大柳塔煤矿水土保持示范园的路上,随行的车子一路爬行,透过车窗,漫山遍野都是浓郁葱茏的沙棘,放眼望去,充满生机。
  张秦岭探着身子扒开草皮,碾搓着手指尖的细土说:“在这里,种一棵树,一片草都特别难。”一同前来的工作人员也是一位“老矿区”了,回忆起几十年前这里遍地黄沙,不由得感叹,“绿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有今天的成绩,不容易!”
  青山为证。经过几十年的治理,沙尘暴几乎不见,矿区的绿也增多了,生活小区的绿地率达35%,人均占有绿地面积超10平方米,神东小区还被评为全国绿色社区。
  如今,记者再次站在高高的山岗上,视野所及皆是沙棘,一片望不到尽头的绿色,突然意识到,在这里工作的这些年,留在记忆里嘶吼的风声不知在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偶尔起风,也不再像当年一样惊心难眠。“谈风色变”不觉间被“云淡风轻”所替代。
  刘军介绍,“神东矿区目前的生态治理面积达309平方公里,是开发面积的1.4倍,植物种类由16种增加到近100种,风沙天数由25天以上减少为3-5天,降雨量少且年内年际不均匀的现象明显改善。”
  历时30年,神东矿区不仅没有因大规模开发造成环境破坏,而是对原有脆弱生态环境进行了保护和改善,实现了环保建设从投入型向效益型的重大转变。因此,神东获得过中国环保领域最高奖“第三届中华环境奖”。荒漠化地区大型煤炭基地生态环境综合防治技术等4个生态环保技术研究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8年至今,神东累计植树超过21万株,成活率90%以上,现在的矿区绿树成荫,花草繁茂,植被覆盖率从建设初期的3%—11%达到65%以上,部分地区植被覆盖率达85%以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刻洞悉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跃升的发展大势,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将绿色发展上升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理念。
  神东坚定贯彻中央要求,以对绿色理念的彻悟和坚守、对矿区永续发展的使命和担当,系统部署矿区生态屏障建设。一边不断发现绿色银行的兑现密码,一边持续释放改革活力守护绿水青山,一曲生态经济加速发展、改革纵深推进的绿色欢歌已在神东大地间唱响。
  30年筚路蓝缕,纤弱的幼苗长成了年轻的“森林”。在党和国家的关怀、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神东努力走一条主动型能源开发与生态保护的协同发展之路,也走出了一条安全、高效、绿色的发展之路。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johnthomasfinancial.com,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8558961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